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媒体报道 > 教育资讯
媒体报道
课程特色
兼职推荐
标签
精彩视频
预约试听课

叠字,汉语中的独特之美

本文标签:汉语

叠字,是汉语中的独特之美,数个重字落一处,如同珠落玉盘,一下子就有了韵调,也顿时道明了心境。古人说叠字,用“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以表爱慕,借“庭院深深深几许”以叹闺愁。小孩子最爱说叠字,显得可爱天真,因此当成年的我们讲起叠字时,话语中便多了一份亲切和纯粹。叠字不简单,它既是我们的语言本能,也是人类的早期语言之美。

 

 

一字,一绝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李清照的一首《声声慢》,用惊心动魄十四字,赢尽了古今好评。

“寻寻觅觅”,是女主人若有所失的恍惚和不安;“冷冷清清”,是孤苦无依的萧瑟和凄凉;而一串“凄凄惨惨戚戚”,更是一种悲泣和低叹。

读过词句,似也有莫名愁绪在心头散开,余味无穷。

 

 

且这十四字中,“寻寻、清清、凄凄”属平声,“冷冷、惨惨”为上声,“觅觅、戚戚”是入声,正是叠字词的巧妙之处,顿挫有致,仿佛是舌齿间流过的音乐。

宋人张端义称这十四字为“公孙大娘舞剑手”,愁也愁得酣畅淋漓,虽写儿女之情,却不扭捏作态。

 

 

李清照用十四叠字,营造出凄楚心境,在她之后,连字成篇也成了后世文人效仿的对象。

前有“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韵。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后有“渺渺盈盈,遮遮掩掩,袅袅婷婷。暮暮朝朝,凄凄切切,念念卿卿。风风雨雨更更。”

不过这些读来,总觉堆砌,更是被陈廷焯斥为 “丑态百出”。想来用连篇叠字,作绝世诗词者,似乎唯有李清照一人而已。

 

 

一字,一叹

史上有一组著名的三叠字诗词,唱尽了爱情的凄苦和世情的凉薄,那便是陆游和唐婉的《钗头凤》对作。

陆游二十岁时迎娶了表妹唐婉,二人情投意合,本希望白头到老。怎奈陆母不喜唐婉,将其赶出了陆家,自此陆游只得专心功名。

 

 

巧的是,一别十年,陆唐又在沈园相遇。两人猝然相见,那时唐婉已再嫁同郡宗子赵士程,陆游也又娶了王氏。唐婉只能以表兄妹之名,在宴席上敬了陆游一杯酒。而后陆游情难自持,便在墙上题下了那曲著名的《钗头凤·红酥手》,用六连叠字直诉悲情: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一年后,唐婉再游沈园,看到了这曲《红酥手》,悲从中来,留下了一首《世情薄》,亦用六叠字回叹: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最后,唐婉郁郁寡欢,四十而逝,而陆游囿于旧事,抱恨终生。

错与莫,感叹的是陆游深情隽永的思而不得;难与瞒,感慨的是唐婉的劳燕分飞的恋恋难舍。

 

 

一字,一境

叠字因纯粹的重复而有力,因此古人往往用叠字来诉说情愁。但诗僧寒山却用叠字造境,是一字一澄澈,一字一清明。

寒山,生卒年不详,字号不详,据考证可能是隋皇室后裔杨瓒之子杨温,因多次投考不中,又遭皇室排挤,遂遁入空门,隐于天台山寒岩。

 

 

这样的一个人,用起叠字自然非花前月下,也非百转情愁,而是独具一番自然旷达: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

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

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

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

八组叠字,活现了一位僧人孤寂而闲静的形象。

 

 

而寒山这组叠字诗背后的禅意,又不禁让人想到了一首佚名的俏皮诗:

今古人生有几何,繁华耀眼烟云过。

追官逐利马蹄疾,得得得得得得得。

七个“得”字连成句,似有讨巧之嫌,其实也是一种游戏文字、游戏人间的潇洒,背后的深意与寒山的清冷叠字亦互通,皆是借叠字所表达的一种精神境界。也是见字如人,人活字则灵。

 

 

一字,一朴

其实在李清照等人之前,我们的祖先便极爱用叠字。《尔雅·释训》就曾列了有数百种叠字词,如“晏晏、温温、惴惴、憢憢”等,为古汉语中的体面用法。

那时用的叠字,更有一份淳朴的意味在里面。

 

 

《诗经》最常用叠字,以“灼灼”表桃花之鲜,“依依”尽杨柳之貌,“杲杲”为日出之容,“漉漉”拟雨雪之状,“喓喓”学草虫之韵......叠而不乱,才是最难。

《古诗十九首》中的叠字更是妙极,有“行行重行行”的苦别,有“郁郁园中柳”的凄情,也有“磊磊涧中石”的皆为人间客的洒脱。

 

 

早期诗句中的叠字,少了些精细,多为朴素的模仿和表达,但却让人心生一股可爱的拙感。

这些的叠字,正是人类早期的语言之美。就像小孩子牙牙学语时,最爱重复单字,这样的表达方式,总能让我们感受到一份天真。

 

 

叠字也让我们的语言多了份温情。

柳永就常在词中用叠字唤情人,“师师、英英、香香”尽其缠绵。刘辰翁有一句“三岁儿儿,八十翁翁”,更是朴实动人。

不过这些诗文,都比不上母亲的寻常一句,“娃娃,吃饭饭了,妈妈给你煮了蛋蛋。”当这样的话成为美好的回忆时,猛然发现我们对叠字的依恋,早已深扎于心中。

叠字,是我们的语言本能。每当唇齿间吐出一个叠字,总是多了份娇憨,少了些冷感。这,便是叠字的温度。

 

玛瑞欧教育二维码

欢迎关注玛瑞欧教育微信公众号

延伸阅读:

自成立以来,IMCPI秉持严谨和规范的培训体系,汇聚对外汉语业界培训名师和专家教授资源,研发出独具特色的对外汉语教学体系。IMCPI吸引了大量外籍中文学习爱好者和外资企业中文培训需求,同时吸引了大批国际对外汉语教学爱好者加入到全球推广汉语的队伍中来。IMCPI被学员誉为对外汉语行业的黄埔军校

另外,IMCPI与培生Pearson教育英国认证机构合作。

imcpi培生教育英国认证机构合作

上图为培生Pearson教育认证/培生Pearson获得的权威性和专业性证明文件

从左往右依次是:英国政府教育与技能部;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英国培生Pearson集团;英国政府教育与就业部

上海IMCPI 认证中心:4007-200-200

微信号:mariomandarin

IMCPI官网:http://www.mariomandarin.cn/imcpiwenzhang.html 

在线报名试听:http://www.cnfirst.org/stkzxbm.html 

预约参观汉语角:http://www.cnfirst.org/hyj.html

报考地址:上海市肇嘉浜路1065号飞雕国际大厦25楼2503-2504室

了解“教老外学中文”的价值和乐趣,欢迎致电:4007-200-200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上一篇: 外国人怎么翻译中文?俄罗斯肯德基中文菜单,网友:灵魂翻译  下一篇:国际汉语教师资格证难考吗?